×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財團大小姐酢乙女愛為何能與平民小新當同學?其實折射的是日本教育的公平!

日本的動漫其實有很多都能折射出社會的問題,尤其是其中的一些不易察覺的小細節更是能體現這個國家的與眾不同。在看《蠟筆小新》的時候,有一個問題一直覺得很奇怪,就是在小愛來到雙葉幼稚園的時候,小愛的家境大家都是知道的,那可是擁有直升機的家庭,和幼稚園的其它小朋友比起來,實力是不是太懸殊了。

後來才明白,事實上這與日本一直以來實行的教育制度有很大的關係。 日本自明治時代以來,在教育問題尤其是基礎教育問題上給予了足夠的重視,不僅推行了義務教育制度,同時還非常注重保護基礎教育的公平性。

《蠟筆小新》中位於北崎玉縣的春日部市的雙葉幼稚園系屬虛構,動漫中也未能指出其是公立幼稚園還是私立幼稚園,但從其中的一集"春日部五傻大鬧貴族幼稚園"可以看出雙葉幼稚園在春日部的地位尚屬一般。而且從上尾老師、吉永老師以及小野老師等教師配置上來看,雙葉幼稚園也只是一所師資力量一般的普通幼稚園,這所幼稚園與日本漫畫中出現的其他幼稚園並沒有什麼不同。

但酢乙女愛出現在這所幼稚園著實令人吃驚,在整個日本漫畫系列中,小愛的家境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出身財閥世家的她擁有著二分之一的美國血統,家大業大的她是名副其實的大小姐,即便是上幼稚園期間也有保鏢隨時保護著。

臼井儀人在創作《蠟筆小新》時雖然提到過酢乙女愛出現在雙葉幼稚園是為了體驗平民生活,但這顯然是擁有著巨大漏洞的。 在整個日漫體系中除卻一些人設為王子或者貴族出身的人物之外,鮮有像酢乙女愛這樣擁有強大家庭背景的人物尤其是孩童出現,而將她放置在普通階層的孩童中間更像是一種空投。

當然,由於《蠟筆小新》的主人公是以孩童為主的,這就使得家境與階層的區別明顯淡化了,但劇中的野原美伢以及野原廣志還是站在成年人的視角體現了這種差別,雖然這種巨大差別在劇中被提到的次數並不太多。野原廣志一家在《蠟筆小新》這部動漫作品中是一般家庭的存在,野原廣志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他在20歲大學肄業之後就職於春日部的雙葉商社,在第一營業部第二課擔任一個小小的股長之後一直沒有得到提升,時年已經35歲了。而野原美伢則是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野原一家的全部輸入來源完全是依靠野原廣志的。

野原新之助與酢乙女愛生活在兩個截然不同的家庭中,但是他們卻在同一所幼稚園讀書並且成為了同學,這在某種程度上是超越了現實的。雖然作者考量到了這一點並且假定酢乙女愛的出現是為了體驗平民生活,但這種說法畢竟過於牽強,其在現實生活中的原因可能更為複雜。

但這顯然很難繞過一點,就是臼井儀人所生活的時代與他在現實中的所見所聞,潛移默化地影響了他的作品。《蠟筆小新》的這一現象是現實的投射與作者思維的一種慣性,它既反映了日本國內從學前教育就開始緊抓的教育公平問題,也反映了作者在創作中不自主地將這種公平當做是理所當然,或許說這種社會現實是這一細節在邏輯上成立的根本原因。

日本文部省明確規定了基礎教育階段的孩童的課程大綱,並且各個學校無論是在教學方法還是評定標準上都是高度一致的,學生幾乎不存在留級或者是跳級的問題。

除此之外,日本政府還高額補貼公立學校,以保證基礎教育能夠公平公正地實施下去。窮人家的孩子和富人家的孩子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在學校接受基礎教育階段是非常公平的,無論是哪個地區的公立學校都要嚴格地按照教育大綱來完成教學任務,而且這些學校的基礎硬體設施基本上也是完全一致的。

正常的孩子和殘障的孩子接受教育的機會是均等的,日本的鄉村和城市擁有一樣的專門的特殊教育機構,這些教育機構絕大多數都是公立的,除卻入學孩童自身的缺陷以外,他們享受的教育與一般的學生並沒有什麼不同。

1947年《教育基本法》明確規定了初高中以及小學的學校面積、辦學規模以及設施配備、師資配備的標準,有力地推動了全國的基礎教育的公平統一。而1954年制定的《邊遠地區教育促進法》更是通過"教師調換制"來保障師資配備的均衡,極大地促進了鄉村的教育水準的提高。

城市和鄉村、高層和底層之間在基礎教育方面所享受的待遇是一樣的,一般兒童和殘障兒童在基礎教育方面所享受的待遇也是一樣的,這是日本教育所呈現出來的重要特點,也是日本教育的重要優勢。

在國家和教育部門的強有力的管控下,日本基礎教育已經呈現了高度公平和高度一致的特點,這也是《蠟筆小新》中出現的貴族出身的小愛能和平民階層的小新同在一個學校讀書的原因,即便是未被列入基礎教育行列的學前教育,也體現了臼井儀人一種固有的慣性和其中所折射出日本國民對於教育現象的一種思維慣性。

日本對教育公平的格外重視既有日本民族在長期歷史實踐中所形成的民族性格,也有所處時代面臨的挑戰等現實原因。但是總而言之,到了"蠟筆小新之父"臼井儀人生活的年代,日本國內基礎教育的公平已經成為了一種共識,這種共識是深入日本國民骨髓的,因此它也體現在諸多的日本藝術作品中。

結語

日本基礎教育制度在長期的實踐中已經深入人心,很容易被生活在其中的日本民眾所忽略, 《蠟筆小新》的作者臼井儀人在創作漫畫的時候,顯然是用一個日本人的眼光去構思的。因此,小新和小愛這樣身份差別過於懸殊的兩個人能夠在同一個幼稚園成為同學,更為重要的是大部分日本讀者對此並無異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