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駿:我怎麼會是日本人?真丟人

Eliauk 2020/07/09 檢舉 我要評論

01

光看《龍貓》這部電影,也許你會覺得宮崎駿真是一個可愛的老頭。畢竟,老人家今年也79了。

但是,如果你瞭解他的人生,你會發現宮崎駿—— 他既是有童真的人,也是精於世故的人; 他既討厭戰爭,又熱愛武器; 他既討厭中國人,也對中國人充滿愧疚; 他既討厭自己是日本人的身份,也對自己是日本人充滿期待。  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沒有矛盾的人,估計也是無趣的人。」

02

我不想成為日本人

1939年,日本發動了侵華戰爭之後,到處動員軍人開往中國戰場。 在某場演講中,某位軍官慷慨激昂了一番以後,大聲詢問:「有誰不去的嗎?」 在場的軍人群情洶湧,大喊「天皇萬歲」的口號,個個恨不得插上翅膀飛越日本海、殺中國人。 偏偏有個文弱士兵,顫顫巍巍走出來說:「我家裡老婆剛生完孩子,我去不了!」 在場的人眼睛盯著這個懦夫,長官大罵他為「不忠」。這個士兵在洶湧的口水下哭了兩個小時,最後長官還是同意他的請求了。 這個士兵,叫宮崎勝次,他的孩子,就叫宮崎駿。  「幸虧我爹當年沒出息,要不就沒我了。」

「幼年宮崎駿與其母」

雖然沒上戰場,但宮崎爸爸還是進了飛機廠——中島飛機製造公司。這個公司產出的很多戰鬥機,都供給了「神風特供隊」自殺式襲擊用。

其他日本人用生命「報效國家」,宮崎爸爸卻大發戰爭財。 戰爭後期,飛機公司人手嚴重不足,宮崎爸爸靠賄賂質檢人員,蒙混過關,將次品運往中國戰場。 他還得意洋洋對自己的孩子說:「反正戰爭這種蠢事,喜不喜歡都得幹,不如好好賺一筆。管他什麼忠義禮孝,什麼家國命運。」 戰後,宮崎駿那上過戰場的伯父回來,大大咧咧地吹噓自己殺了多少中國人、中國人多麼懦弱。  在宮崎駿看來,大人們對戰爭毫無反思,殺人如切菜,他甚至開始討厭起了自己作為日本人的身份: 「我怎麼會是日本人?真丟人。」 不僅如此,父親還教他抽煙嫖妓,還吹噓:「我像你這麼大年紀的時候,已經開始逛窯子了。」

03

我的童年沒有快樂

幼年的宮崎駿,是苦悶的—— 頭太大,不討人喜歡;成績不好,在哪裡都不受歡迎。 爸爸教他的,都是市儈精明的市井之道;而母親,永遠都是躺在床上,因為她患上了脊椎骨疽。 《龍貓》裡面的母親永遠都躺在醫院裡、五月和梅只能隔一段時間才能看到母親,就是宮崎駿童年生活的寫照。

因為沒人和他玩,宮崎駿只能拿父親的飛機模型、飛機零件揣摩,從此愛上了武器,甚至愛上了戰爭。

這真是一件矛盾的事。 稍微長大一點以後,宮崎駿在埋頭高考。 在複習間隙,他看了一部讓他寢食難安的電影——東映公司的《白蛇傳》。他看到了美麗動人、白衣飄飄的白素貞,一下子愛上了她。 從此,他把畫漫畫當做自己的興趣。 經歷千辛萬苦,他終於考上了大學——學習院大學政治經濟系,主修日本產業論。進入大學以後,他選擇了中文作為自己的第二外語,還加入了一個校社團—— 他本來想參加漫畫社、動畫社什麼的,但學校沒有,只好選擇一個最接近自己理想的兒童文學社。 這個社團有多少?傳說只有他一個人。 自從愛上了繪畫,宮崎駿瘋狂一樣地觀摩作品,有手塚治蟲的畫作,有外國動畫電影。他手繪的畫稿,多達數千張,日子過得充實而自在。  人生就是這樣:剛開始渾渾噩噩,等到你發現了自己的夢想,你的日子才會發光。發光不在早與晚,有得發光就好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