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蠟筆小新》兩個爸爸都走了,小新的31歲有點悲傷

漫果兒 2021/04/16 檢舉 我要評論
 

分享和蠟筆小新有關的一切,帶你走進蠟筆小新的世界!Hi~ o(* ̄▽ ̄*)ブ我是小編漫果兒愛小新,蠟筆小新的十級真愛粉,帶你了解最全面的蠟筆小新!

 

「聲優爸爸」藤原啟治,塑造了一個鮮活的野原廣志

早在2016年8月,藤原啟治就曾因病休養,之後一度回歸工作,但最終,還是沒能戰勝病魔。2020年4月16日,他所在的事務所宣佈了他去世的消息。

在藤原三十多年的配音生涯中,除了「野原廣志」這一經典角色外,他也曾為其他多部知名動漫中的人氣角色配過音,比如「鋼之煉金術師」的馬斯・休斯中校、「全職獵人」的雷歐力、「銀魂」的服部全藏等。除此之外,他也是日版「鋼鐵俠」和「復仇者聯盟」系列中托尼・史塔克的聲優。

但作為「初代廣志」,藤原的配音實在是太深入人心了,以至於不管他後來又配了什麼其他角色,日本網友都還是用「廣志」來指代他們。

捲曲的頭髮,有棱角的下巴,總也剃不乾淨的胡渣,從某種角度看,藤原啟治還真是廣志本志

網友們一片惋惜之餘,也有入戲太深的觀眾寫下了「廣志,你還有32年的房貸沒還啊…」來表達自己的不舍。

於是,當人們想要紀念他的時候,也自然而然地選擇了自己最熟悉的,也是藤原最經典的角色——野原廣志。

三分鐘看完廣志的一生,多少人哭了

與記憶中那個少兒不宜的畫風不同,不少人重溫這部童年性啟蒙動漫時才發現,長大之後再看「蠟筆小新」,是會哭的。

這兩天,網路上關於懷念藤原啟治的內容裡,流傳最廣的,是一則3分鐘的短片。有人說,這就是「野原廣志的一生」。

一年之計在於春,童年的廣志也曾長著一顆祖傳的馬鈴薯頭,坐在父親腳踏車後座上,出發一起去釣魚。

陽光盛開的夏季,咬著冰棒去打球。正是無憂無慮的少年時代。

深秋,水稻早已收割完。與互有好感的中學女生並排一起在田埂上推著車慢慢走,只恨家離學校不夠遠,獨處的時光總是這麼短。

青澀的感情總會留有遺憾,這年冬天,廣志又回到了一個人的狀態。風裡雪裡,步履不停,只是緩慢。

然而,走得再慢,「長大」這件事,也還是不可避免地到來了。

與所有離開家鄉來到大城市的年輕人一樣,剛剛踏入社會的廣志,也曾經茫然無措。

就是這樣簡單的幾個鏡頭,很多人從中看到了自己的樣子——

初入職場,亦步亦趨地跟在上司後面,像極了第一天參加工作的你;

深夜加班,電腦卻總是挑你打了一大段卻沒有及時保存的時候崩潰;

而這個面對上司的訓斥不停鞠躬點頭,然後垂頭喪氣走回工位的場景,堪稱老闆看了會沉默,社畜看了會流淚;

回家的地鐵上,困到站著都能睡著,腦袋一墜一墜的,直到整個人都快要溜下去才猛然驚醒。

多麼似曾相識的場景。

可醒來以後,眼前的畫面,卻早已不是父親那寬廣厚實的肩背了。

春去秋來,四季變遷,求學工作,生兒育女。這個普通男人的一生,就如同庖丁解牛一般在你面前放送。

畫面閃過,當初那個坐在父親後座打盹的小男孩,終於也擁有了自己的小男孩和小女孩。與當年的父親一樣,他也戴著草帽,扛著魚竿,挽著褲腳,側著頭與身後的家人說話。

陷入回憶的廣志,是哭著被自己的臭鞋熏到醒來的。

哭他回不去的少年時代,還是來之不易的現在?沒有人能準確地知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幾乎每個成年人,都能從野原一家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小時候,人們總以為這是一部泛黃的搞笑兒童番,長大後才明白,這短短的幾分鐘,濃縮了多少普通人一生的喜怒哀樂。

如果有得選,誰願意當大人啊

短片的最後,廣志哭著哭著,整個人都蜷縮了起來。

這是潛意識裡最讓人有安全感的一個姿勢,就像每個嬰兒還在媽媽子宮裡時那樣。

問題來了,如此溫馨的回憶,儘管足夠令人唏噓,但何至於讓一個中年男人哭成這個樣子?

可如果他並不是大人呢?看著委屈巴巴地抱緊小新哭泣的廣志,我不由得想起了小時候抱著玩偶嚎啕大哭的自己。

其實,這部廣為流傳的短片,不管傳播者是叫它「野原廣志的一生」也好,「廣志的回憶」也好,都並不是獨立的影片,而是2001年劇場版「大人帝國的反擊」中的一個片段。

這部劇場版被打出歷代劇場版「蠟筆小新」中的最高分,不是沒有道理的。

故事的背景,是春日部突然舉辦的「20世紀博覽會」,讓大人們沉溺在懷舊的氣氛裡。有一天,甚至突然出現了幾輛卡車,把所有大人都引誘走,只留下小孩子們。

原來這一切都是一個名為「yesterday once more - 昨日重現」的組織的所為。

別的劇場版裡的反派BOSS,不是要稱霸世界,就是要製造未來。只有這一部的反派,是想讓大家回到過去。

為了救爸爸媽媽回來,小新和朋友們決定一起去找。這才有了前面小新用臭鞋喚醒廣志的那一幕。

值得注意的是,被反派洗腦了的大人們,不只是陷入懷舊情緒而已,整個人的狀態也隨之變得幼齒起來。

拿廣志和美伢來說,他們不但不做飯,不上班,還比賽似的把小新的零食吃個精光。仿佛一下子還原了出廠設置,失去了做大人的能力。

眾所周知,考慮他人的感受、為他人付出、照顧弱小的同伴…這些能力是需要後天習得的。而小孩的天性就是只顧自己,不顧別人。

當大人通通變成小孩,真正的小孩反倒更像大人了。小新帶著妹妹自己上幼稚園,與其他幾個小朋友會合,試圖一起拯救被蠱惑了的大人們。

說到這,有一個問題或許值得探討:大人和小孩的界限,究竟在哪裡?

是年齡嗎?還是樣貌?都不是。

是責任。

對,就是會出現在廣志噩夢裡的「責任」。

這個35歲的平平無奇的上班族,要以一己之力負擔起32年的房屋貸款和36期的汽車貸款。加班晚歸是常態,以至於每次只要廣志提早下班回家,小新就會以為他被公司開除了。

頭變禿了,卻沒有變得更強。

由於長時間走路,腳倒是變臭了很多。在劇場版裡,廣志的腳是堪比胖虎歌聲的生化武器般的存在。

當大人,確實太累了。

與「蠟筆小新」同為日本國民級動漫的「哆啦A夢」,也曾借大雄之口說出了「大人真可憐」——

因為他們已經沒有比自己更大的大人了。沒有了能夠撲進懷裡撒嬌,甚至哪怕只是責駡他們的人。

大雄用時光機把爸爸送到奶奶還沒去世的時候

回憶或幻想,人們藉以逃避現實的,不外乎這兩樣。如果夢境比現實美好,就會沉迷其中不願意醒來。

說到這,似乎就不難理解大人們為什麼會沉湎于兒時回憶無法自拔了。

如果有得選,誰不想當一輩子小孩?

小新找到童年的爸爸

終將失去過往,仍要努力前行

在「大人帝國的反擊」的結尾,成功阻止了反派陰謀的小新,精疲力竭地趴在地上,直白地表達出對家人的在意——

「我只想和爸爸媽媽、小葵還有小白一起生活,吵架也好,生氣也罷,只要互相不離不棄就好了。然後!我還要成為大人!」

這一層,也正是作者想要傳達給觀眾的——

過去的已經過去,我們仍要展望未來。

「蠟筆小新」播出時,在開場播放了悼念藤原啟治的字幕,結尾處還用了他錄的最後一聲「新之助!」。

從1992年4月到2016年8月,藤原啟治為蠟筆小新前904集的電視動畫以及同年劇場版電影配音,長達24年

2009年,「蠟筆小新」原作者臼井儀人登山時意外去世,由於太過突然,還引發了「蠟筆小新」會不會就此完結的討論。當時,有粉絲動情地給小新寫了一封信,標題就是「小新,你和哆啦A夢一樣,沒有爸爸了」。

而這一次,小新的兩個爸爸都走了。

然而,世界上某一個角落的電視機、電腦、手機裡,大大小小的螢幕上,一定還上演著小新一家的故事,回蕩著藤原啟治的聲音。在某種程度上,或許他們並沒有真正離開。

1990年,臼井儀人創作的漫畫開始在雜誌上連載,1992年,同名動畫片播出。

到2021年,「蠟筆小新」已經31歲了。當年與小新同齡的小觀眾們,如今也快到了美伢、廣志的這個年紀。

但在那個虛擬世界裡,野原新之助就是永遠5歲,柯南和大雄也一直是小學生。

只要你願意相信,他們就一直在那裡。

世界本沒有什麼意義,但是隻要你關注了漫果兒就可以找到蠟筆小新的意義,就像蝴蝶發現了花,而你發現了漫果兒愛小新~關注漫果兒的粉專蜡笔小新-office,更多關於蠟筆小新的資訊等你發現哦!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