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趣味科普
奇闻大曝光
奇趣历史
勵志人生
古墓古董
天文科普站
三國歷史
民國軼事
野史分享站
名人历史
社會新聞
科技生活
名人詩詞
遊戲資訊
全部
    
她做了3年助浴師,見過上百個「奇異軀體」,稱有人在沐浴中去世
2023/08/29

一棟帶有小院的兩層別墅里,一扇漆成紅色的鐵門后,傳出一陣濃烈的惡臭味。

進門右拐,第二個房間里,一位73歲的老人正癱瘓在床,場面慘不忍睹。

她上身的衣服全被剪開了,只有兩只袖子套在胳膊上。下身赤裸著,用一條發了霉的被子掩蓋著。

2022年9月中旬,台風席卷上海,整片天空暗沉沉的,突如其來的雷聲驚擾了院子里的狗,伴隨著激烈的狂吠聲,一個鐘點工阿姨推門進來了.......

她把一盤西紅柿炒雞蛋和一盤水煮白菜,粗魯地放在了老人的床邊,然后「砰」

ADVERTISEMENT

的一聲關門離開了。

老人似乎習慣了這樣的日子,也幾乎無視了窗外的狗叫聲,她顫顫巍巍的抓了一把白菜塞進了嘴里。

周圍的蒼蠅圍著她嗡嗡作響,老人像包容著鐘點工阿姨一樣,包容著這個房間里除她以外唯一的活物。

算下來,她已經11年沒洗澡了,也難怪活成了現在的模樣。

而她所經歷的一切,只不過是眾多失能老人中的一代縮影罷了。

據國家衛健委數據統計,目前我國60歲及以上的老人數量約為2.67億,其中失能、半失能老人高達4500萬。

對他們來說,最困難的事情并非吃飯、如廁,而是有關尊嚴性的問題——洗澡。

「恐懼」才是他們最真實的感受

老人名叫林景怡,73歲,身材微胖,頭髮花白,皺紋從脖子蔓延到了額頭。

她年輕時做過記者,後來加入了作家協會,斑駁的墻上至今還掛著曾經的照片,成了她暮年時代唯一的精神撫慰。

她的失能來源于2019年1月29日。

那天她看完安裝鐵門的師傅離開后,突然感覺四肢麻木、渾身乏力,她扶著樓梯手跌跌撞撞的回到臥室,以為睡一覺就沒事了。

結果第二天醒來,整個身體都是麻的,她給鐘點工阿姨打電話,兩人去了醫院,才得知自己得了腦梗。

病歷的第一頁,白紙黑字的寫著:

Ⅱ型糖尿病伴腦血管病變,伴腎病,伴周圍神經性疾病、伴高血壓、多發腦梗塞,腦萎縮。

人的衰老,真的是一瞬間的事情。

從那之后,林景怡的身體越來越差,四肢慢慢喪失了勞動力,只有一只手還能抓飯吃。

她與丈夫失婚18年了,孩子3年前因病去世,兄弟姐妹都沒有了,只有她孤孤單單的住在這間充滿尿騷味的房子里。

鐘點工阿姨每天都會來幾次,不情愿的打開門,為林景怡換尿不濕、擦洗身子、以及送一日三餐。

ADVERTISEMENT

為了不麻煩別人,她把常用的東西都放在床頭,包括手機、衛生紙、尿不濕、藥盒等等。

有時候夠不到,她就試著挪動身子,為此尿不濕被她掙脫了好多次,直接浸濕了床單。

林景怡也曾去過養老院,她怕腦梗發作來不及打120,養老院一個月5000,說好了一日三餐有葷菜,實際上所謂的葷菜就是一片小小的豬肝。

她干脆又搬回了家里,想著死也要死在自家床上,誰知屬于她的噩夢才剛剛開始。

從養老院回來后,她壓在身子下面的皮膚開始發癢,沒過多久,就開始發出陣陣刺痛,皮膚也變成了黑色。林景怡看不見,卻能感受到「身體腐爛」的整個過程。

她特別想去浴室沖個澡,把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可她費了好大的力氣,也愣是沒翻過身來。

她只好像拋棄疾病的痛苦和衰老的心酸一樣,拋開了洗澡的念頭:

「人老了,想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凈凈都成了奢望」。

慶幸的是,後來「上門助浴」這一項目從日本引進國內,被上海一家養老機構推行,與各街道居委會聯合實行試點合作。

林景怡的名字被居委會列入了名單,這就意味著,她將迎來衰老階段的第一次沐浴。

負責本次沐浴的,是助浴師聶積燕和她的3個同事,幾人幫林景怡脫下衣褲,小心翼翼的給她洗了個澡。

老人看起來很緊張,全程沒講一句話,當她洗完澡后得知一次收費499時,顯得更緊張了。

林景怡沒錢,退休工資便是鐘點工阿姨的月收入,有時看病周轉不開還要借別人的錢。

因此對于唯一一次「免費助浴」,她已說不出來太多感受,只覺得異常恐懼。

她擔心助浴師不小心把她摔到地上,日子將會變得更難熬。

聶積燕不覺得奇怪,因為相比起舒適,「恐懼」

ADVERTISEMENT

才是眾多老人第一次沐浴的真實感受。

聶積燕接觸過的「奇異軀體」

算起來,聶積燕已經幫500多名老人洗過澡了,因此也見過各種各樣老去的皮膚和奇異的軀體。

有些身患漸凍癥的老人,四肢伸得特別直,把他們從床上抱起來都是件難事;

與其相反的是患有重癥肌無力的老人,他們的手腳完全使不上力氣,整個人直接攤倒在浴缸里。

還有一些身患罕見病的人,雙腿不自覺的盤成麻花狀,手指用力掐向手心,怎麼掰都掰不開。

無論是哪種情況,老人的身體都是「極度脆弱」的。

水溫稍微熱一點,或者涼一點,都會讓他們陷入莫名的恐懼中,他們的確在衰老,各個器官的感知都在退化,可唯獨內心敏感,經不起折騰也害怕折騰。

ADVERTISEMENT

可是壞死細胞形成的白色皮屑,正肆無忌憚的粘附在老人的身上,使他們看起來格外「萎靡」。

所以大部分老人在接受了助浴后,還是依賴上了它,一位老人說:「這恐怕是我晚年里唯一換取尊嚴的方式了」。

然而,對于助浴師來說,為老人洗澡卻是一件難以預料的大事。

因為有些突如其來的危險,真的不會給人留下做準備的時間。

難以避免的「突發狀況」

聶積燕說,很多老人下水后,受水壓的影響會出現胸悶氣短的現象,甚至還有老人直接在浴缸里排泄大小便,這些都是突發情況,老人自己也無法預料。

最危險的一次,是幫一個慢阻肺老人沐浴。

老人平日靠吸氧氣維持正常呼吸,這天,他為了更舒服的享受洗澡過程,便提前吸足了氧,然后拔掉氧氣管進入了浴缸。

ADVERTISEMENT

隨著水蔓過心臟,氣溫一點點升高,老人洗著洗著就紅了臉,緊接著他開始呼吸急促,兩只手不停地揮舞。

聶積燕趕忙停下手中的工作,給老人戴上了氧氣管,他才逐漸恢復了正常。

還有一次,發生在長寧區武定西路1251號,那是一位骨瘦嶙峋的老人,胸部的12根肋骨全部向外凸起。

老人下水后,沒過一會就閉上了眼睛,室內的空氣仿佛凝結了一般安靜。

聶積燕拍了拍老人的肩膀,喊了他好多次,片刻的沉默瞬間讓所有人慌了神。

站在一旁的妻子含著眼淚緩緩向丈夫走去,用幾近顫抖的手指放在了老人的鼻息上......

她試了好幾遍,發現只是自己大驚小怪了,這才舒了口氣。

像這樣的情況,聶積燕在3年的工作中見多了,也不覺得多麼可怕和慌張。

只是作為剛剛興起的職業,他們有時難免會受到些偏見和誤解。

ADVERTISEMENT

有人說助浴師掙得錢多,所以很多人都搶著干,一開始聶積燕也這麼認為的。

她今年40多歲,在成為一名助浴師前,她是陜西省漢中市一家旅行社的老闆。

2019年疫情席卷全國各地,旅行社每月幾乎入不敷出,發愁之際,她聽說上海一養老公司推出了上門助浴的服務,有時一個月拿15000元的工資。

「沒想到養老服務這麼有掙頭」,于是她關了店,剪了一頭短髮,并遞上了個人簡歷。

助浴師的門欄比同時興起的「陪診師」高出不少,要求女性身高達到一米六五,有護士證,會開車。

聶積燕全都具備,沒過幾天就接到了offer(錄取通知書)。

很多事情在接觸之前,往往想得比較簡單,聶積燕剛剛學會了基礎操作,就已經忙得吃不消了。

由于子女比較忙,或者子女不方便給異性父母洗澡的,都會預約上門助浴。

ADVERTISEMENT

一般冬季屬于淡季,夏季屬于旺季,而無論何時,上門助浴往往供不應求。

其中最為普遍的原因為:大多數兒女不愿給父母洗澡。

在失能老人的世界里,首先不可避免的便是四處彌漫的老人味。那是種混雜著剩飯味、尿騷味、糞便味、汗臭味的復雜味道。

聶積燕至今還記得她第一個服務的老人,那是在虹口區的一棟破房子里,當她打開木門,映入眼簾的就是毫無秩序的房間。

老人的鞋子、衣服、內衣全被一股腦的塞進床前的破麻袋里,老人癱瘓多年,子女都在外地打工,請來的保姆又不太靠譜,老人只能挨過一天算一天。

尤其是昏黃的燈光下,那兩張裂縫的板凳格外顯眼,幾個木板架在中間,上面鋪了層被褥,便成了老人的床。

「根本看不下去的,一整天心里都不是滋味」

ADVERTISEMENT

所以在外界看來,助浴師手上同樣沾滿了污穢,怎麼看都不干凈。

然而這還不算什麼,聶積燕說:「我最怕的就是老人的[性.欲]」。

「上門助浴」遭受偏見

體能的衰退,并不代表對欲望和親密性關系不再渴求。

含蓄一點的老人會說:「下次能不能只讓女的給我洗澡?不僅長得漂亮,動作還輕柔」。

直白一點的老人會說:「你們除了洗澡,還沒有特殊服務」?

還有些失去分寸感的半失能老人,故意與助浴師發生肢體接觸,聶積燕就曾遇到過一位大爺。

洗澡的時候他先是給聶積燕使了個眼色,然后碰了她的手,接著把浴巾往蓋住的[私.處]拉,聶積燕不能明說,只能故意給他老伴說話:

「阿姨,你看叔叔多有精神啊」。

大爺聽后,也就不好再想別的了。

ADVERTISEMENT

有時她開著標有「上門助浴」的公車回家,路人也會對她指指點點:「你看,現在做什麼的都有,真不正干」。

這些誤解,常常讓聶積燕陷入自我懷疑的狀態:「天天跟失能老人糾纏在一起,是不是不太值得了」?

到現在,這份工作她已經干了3年,接觸的大多是這座城市衰老和殘酷的一面。

有些孩子很孝順,對父母無微不至,老人被養的白白胖胖的,每隔半個月還會給老人洗一次澡;有些子女嫌老人臟,對他們疏于照顧,對于洗澡一事老人根本不敢去想。

還有些人,直接不管父母,把他們獨自留在老房子里自生自滅、挨過晚年。

此時現實的一面就會凸顯出來,有時金錢真的比親情還要牢靠。

而無論哪種情況,老人終將會走向生命的終點,迎來「臨終助浴」。

ADVERTISEMENT

臨終助浴

另聶積燕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肺癌晚期的病人。

醫院下達病危通知書后,兩個女兒就給父親預約了上門助浴。

那是2020年發生的事情,聶積燕和她的同事剛進入的房間,就看到了一個皮包骨頭、面色發黑的老人。

他們給老人測了生命體征,心率只有42,低壓50,高壓90。

「老人很有可能在沐浴的過程中離去,你們做好準備了嗎」?

兩個女兒有些猶豫,經過一番商量后,她們最終還是選擇了為父親助浴:「洗吧,怎麼都要淌過這一遭」。

聶積燕拿出一份「意外免責協議」,大女兒顫巍巍的在上面簽了字。

剛開始老人進入浴盆顯得格外放松,喘氣沒之前那麼短促了,緊皺的眉頭也舒展開了。

可等聶積燕給他洗頭時,老人突然上來一口氣,那種感覺就像被什麼東西卡住了嗓子一樣。

ADVERTISEMENT

一邊的實習助浴師問:「我們該不該繼續?到底該怎麼辦」?

聶積燕趕忙調整好情緒,讓大家用最快的速度給老人擦干凈身體。

把老人放到床上后,護士立刻實行了心肺復蘇,但老人的心率仍然呈下降狀態。

後來,那口氣突然「咯噔」一下就咽下去了,就像老人放下了一件心事一樣。大概又過了兩分鐘,老人的瞳孔開始散大,慢慢停止了呼吸......

兩個女兒一邊哭,一邊攥著聶積燕的手說:「他生前很愛干凈,謝謝你,讓他走的那麼有尊嚴」。

那一刻,聶積燕瞬間明白了「助浴師」的意義。

助浴師的角色,的確建立在市場和利益上,但有些東西,早已超越了生死。

每一份職業都該受人尊敬,每一個老人都不該被社會拋棄。

(文章中的人名為化名,圖片僅為參考圖片)

「媽,你當年咋看上我爸的?」網友曬父母結婚照引共鳴:已經笑抽了
2023/03/26
都嗑了什麼?網友將《蘋果日報插圖AI化》到底誰才是被惡搞的?!
2023/03/17

ADVERTISEMENT

8+7不能在高了,這台Gogoro原本停好好的,但三小時候卻GG了...讓車主火大並且大罵!
2023/03/26
「可以幫我把口袋裡的手機修掉嗎?」PS大神最後回傳「一系列完美作品」讓網友都笑了!
2023/03/30
百萬換裝網紅直播關濾鏡!清純萌臉「秒變猛男」,忠實粉絲崩潰:被騙慘了
2023/03/26
摩西分紅海? 史上最狠釘子戶「大橋被劈成兩半」 他家變景點被圍觀:就是不走!
2023/03/26
網友幻想「如果這些名人變成平凡人」沒錢又沒名的生活會是什麼模樣呢?
2023/03/30
比原版還搞笑!《用AI重新繪製經典迷因》相似度超高但手指的處理不行啊...
2023/03/17
他求助PS大神「能讓我看起來比爸爸高嗎?」回傳的照片讓他笑哭了!
2023/03/30
6個「超狂本土電視劇」的超荒謬梗照,不管看幾次都笑到並軌。「最後一幕」你看得懂嗎?
2023/03/27